清纯制服学生被强

清纯制服学生被强

余言平肝,而泻在其中矣,又何必再言泻哉?是蒺藜既不能催生,又何能堕胎哉。

惟肾中真火虚,则火沸为痰,亦肾之真水虚,水泛为痰矣。先生既深知《本草》之微,愿备有以教我。

 然而,经年累月殊无功效者,单藉一味以作汤,而不加补气血之味也。世人动欲变白,而不知其道,毋怪其不效也。

火盛者,补水而火自息,不必去泻火也。内容:柴胡,味苦,气平,微寒。

夫看症既清,用药之更当,何必顾瞻而不用。但既用桂、附以引火,而火归于下焦,而上焦余热,何能顿清。

以黄连治心之相火,则寒变为热。若毋论有热、无热,而概用知母、黄柏,减去肉桂,即膀胱之水且不能通,又何以补肾哉?

Leave a Reply